传福音到地极 宣教士十大嘉言录

  •    2020-06-17
  • 大使命向来都是教会历史的核心,以下10位宣教士堪称激励人心的表率,他们都体会过基督的爱与宽恕,深知传福音的迫切性。愿这些宣教士的话语,能鼓励那些受到呼召在海内外宣教的人。

    (1)1956年差派至南美洲厄瓜多的宣教士盛南特(Nate Saint):

    盛南特和和同行的四位宣教士刚到宣教地未久,便遭瓦欧达尼族(Waodani)杀害殉道。但圣灵与上帝仍继续作工,当年杀害宣教士的六个瓦欧达尼族人后来全数归主,其中一人还成为牧师。

    「不信主的人总问何必去当宣教士浪费生命。但他们却忘了自己也在虚度人生…而且一旦泡沫破灭,只剩虚掷的光阴,却不懂永生的重要性。」

    (2)救世军创办人:卜维廉(WilliamBooth):

    你说:「我没有听到主的呼召!」

    我想你的意思应该是:「你尚未听到主的呼召罢。」

    请用耳倾听圣经,你就会听到上主命你出去把罪人拉出罪恶之火。请用耳倾听有劳苦重担之人,内心悽苦的众人,聆听他们求救的悲鸣。去站在地狱之门旁,倾听那些入地狱的人向你恳求,要你回到他们父亲的家中,命他们的兄弟姐妹,佣僕、主人千万别被打入地狱。然后看着基督的面—你曾宣告要学祂的怜悯心—再告诉祂,你是否愿意让身心灵与环境合一,向世界宣扬基督的爱。

    (3)美国宣教士凯蒂·戴维斯(Katie J. Davis):

    今年才27岁,但在乌干达宣教已近十年。2008年时凯蒂成立了非营利组织—─国际真理事工(Amazima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),赞助人透过机构认养儿童,让他们能受教育、获得医疗与生活费补助,目前受助儿童已有800人。

    「家乡的人常说我很勇敢,很坚强。他们还会拍拍我的背说:做得好,很棒。但其实我没有那幺勇敢;也不怎幺坚强;做的事也没什幺了不起的。我不过是按着神的呼召,做好基督追随者该做的事罢了。耶稣说去餵养我的羊,要照顾最小的,我就照办了。多亏大家的协助才能成事,也因为他们的陪伴,令我的人生有了意义。」

    (4)葛理翰牧师(Billy Graham):

    全球知名的布道家,今年11月即将满99岁。

    「我布道的信息从没变过。但外在环境却变了。遇到的问题虽不同了,但人的内心依旧,可福音却从没变过。」

    (5)小妇人宣教士艾伟德(Gladys Aylward):

    英国的独立宣教士,把一生奉献给中国。艾女士在日本侵华期间,发表了反对言论而遭日军通缉,不得已只好领着100名孤儿逃离山西阳城,千里徒步到陕西的西安,历经各种劫难后,竟全员平安抵达西安。艾女士后来因健康因素返英,但仍心繫中国,无奈因政治因素,无法回中国而辗转到了台湾,1970年息劳归主后葬于淡水基督书院。

    「生命渺小,死亡如家常便饭,苦难如此常见,但我哪儿也不去。别盼我离开或用方法带走我,因为只要试炼还在,我说什幺也不走。他们是我的人,上帝把他们交代给我,不论生与死,我都要为上帝和祂的荣耀做工。」

    (6)耶稣会创始人之一,西班牙宣教士方济·沙勿略(Francis Xavier):

    在16世纪时,首位将基督信仰传播至亚洲的日本、菲律宾、印度和中国的宣教士。

    「上主啊,我来了,请差派我,去地极,去蛮荒之地,去到旷野里异教徒之处,让我离那些舒适圈远远的,差我去面对死亡,若这就是我的命运,只要能为天父服务,让天国发扬光大便足矣。」

    (7)美国福音派宣教士金纶·汤逊(William Cameron Townsend):

    威克里夫圣经翻译会创办人。

    「最伟大的宣教士就是当地母语的圣经,它既不用休假,也不会被当成外人。」

    (8)毕大卫(David Brainerd):

    美国第一位向印地安人传教的宣教士,他全心奉献给神,是许多宣教士的表率。1747年安息主怀时年仅29岁,宣教士生涯仅短短五年。

    「我不在乎要去哪,也不在乎怎幺过日子,只要能拯救灵魂,要忍受什幺我也无所谓。睡下之后,我梦到这些人,一觉醒来,最先想到还是这些人。」

    (9)19世纪时的美国宣教士撒母耳(SamuelZwemer):

    又名「穆斯林使徒」。他是首位到阿拉伯,深入穆斯林社区传教的宣教士。

    「书本也能当宣教士,它哪儿都能去,只要最少的成本就能到处走。书能进入封闭的岛屿,触及社会各个阶层。书也不用休假,还比宣教士更长命。书也从不生病。书还能深入人的思想、内心和潜意识。而且到处都有书本传福音所结的果,至今也还继续结果。儘管书本时常冬眠,但生命力不坠,几年之后又繁花盛开。」

    (10)北爱兰宣教士贾艾梅(Amy Carmichael):

    27岁时受主呼召,在1895年独自前往印度宣教,直到1951年83岁蒙主恩召时,都未曾离开印度,把一生都奉献给宣教地。

    「我个人以为最悲惨的景象就是那些庸庸碌碌的宣教士了。儘管我们付出甚多,但却一事无成;虽胸怀大志,却跌落谷底;受尽苦难,却鲜与基督同在;做了很多事,但却没留下什幺;对基督的认识也很片面,但却很会禁锢自己的心,反抗基督全能的大爱,然而神想要赐给祂门徒的,肯定是超越众人的。」(


  • 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