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星星」席捲全亚洲 台剧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

  •    2020-06-11
  • 「星星」席捲全亚洲 台剧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

    「陈乔恩那部…王子变青蛙!对对,那时候所有人都在看。」
    「放羊的星星啊,那时候可火了!」
    「我可能不会爱你,林依晨超可爱的。」

    前几天和北京戏剧製作公司同事讨论台剧,虽然他们的回答在我意料之内,但证实之后还是让我心又凉了一半。《王子变青蛙》是2005年的戏,《放羊的星星》是2009年,连最近的一齣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,都是3年前的戏了,那请问,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喊着「华流」呢?台湾人一直骄傲的偶像剧呢?

    「星星」席捲全亚洲 台剧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

    我们曾经因为偶像剧创造过大量明星,从早期的苏有朋、林心如,到后期的霍建华、陈乔恩、林依晨甚至是阮经天等人,都从偶像剧进而成为中国大陆一线明星,甚至自己成立工作室,将演艺版图再扩大。

    以前台湾演员成名的方式是,透过台湾优良戏剧获取关注,然后进军大陆赚人民币,最终名利双收。但现在台湾戏剧不再被关注,自从《小资女孩向前冲》在中国大陆收视不佳后,就几乎没有其他新的台剧卖得进大陆电视台。台湾明星的前途,该怎幺走?台湾的影视产业,又将如何突破眼前的困境?难道我们真的输给韩剧吗?如果答案是肯定的,那幺,为什幺?

    首先,台湾市场小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韩国人口不过是台湾两倍,为什幺他能做出如此精緻而且叫好又叫座的好戏?越来越多韩国人往北京跑,寻求合作,为的就是中国大陆这块市场,因为韩国人很懂得把市场从韩国,拓展到全亚洲,甚至全世界。视野有多大,世界有多大,市场就有多大!

    而台湾在语言上进军中国大陆,比韩国更具有绝对的优势,韩国能,凭什幺我们不能?

    还是回到视野问题,台湾一开始就只看见2千3百万人的市场,害怕投资失利,製作公司拼命压低製作成本;但小成本的戏放到无国界的网路世界,立马因为整体製作不够精緻,场面不够气派,让观众觉得没有诚意,看得不够过瘾。

    最明显的就是剧情明明是两家大集团王子公主联姻,虽然故事的最后两人一定结不成婚,但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,就算不可能真的席开百桌,不过场面只有主要演员加几个假服务生登场,如何说服得了观众?套句张曼玉的话:全世界的市场已经成为同一个市场,小鼻子小眼睛,怎幺在市场上跟人竞争?

    而有些製作公司在台湾内部赚不到抠抠时,便会把目标转移到台湾海峡对面.甚至直接放弃台湾戏剧市场,认为只要能在大陆卖钱,台湾有没有人看无所谓。这些人用台湾的製作费用操作,用台湾二线演员,卖到大陆买不起首轮的次要频道,以薄利多销的概念操作戏剧;这样的模式虽成就商人的近利,但却打击了台湾戏剧在海外的名声。

    怕的是产业衰退,人才流失,造成整个产业一蹶不振

    外部吸引力除了赚钱以外,更重要的是提供发挥的空间。台湾主要戏剧分两类:永无止尽永不下档一天播出总时间超过两个半小时(超过一部电影长度)的八点档;以及题材有限,播出平台有限,只会谈恋爱的偶像剧,导致创作者的发挥空间不足。(在此感谢公视,客家电视台与大爱电视台等非主流电台,提供其他题材的表现空间)

    举例来说,同样一场飞车追逐冲出围栏的戏,八点档环境只允许用两个镜头让报废车冲出栏杆;但在中国大陆可以用直升机空中摄影,穿梭在两辆车中间拍出追车的紧张感,之后进车厂以试爆机器加拍车内翻转镜头,再加上后製做电脑特效。两者都是追车,但效果却差异很大,发挥创意的空间也相对不同。

    另外一位刚好来北京谈合作案的台湾导演A,在聊天时感叹地说「不是我们比别人差,是台湾现在给不了我们那样的环境,没有空间让我们发挥全部的实力。」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为了增强都教授外星人英雄救美的奇幻感,使用「子弹时间」,在车祸一幕韩国导演用了96台相机辅助摄影。A说那是他多年前在台湾拍摄就想使用的摄影技巧,但製作方听了直接否决,只要求他越快拍完越好。

    「星星」席捲全亚洲 台剧不能再搞速成和低成本

    他更惋惜地告诉我,台湾一直有很优秀的人才,但一直没空间发挥。像曾经我们有很好的武术人才,不输香港,但因为没有好的环境,打法一样也拍不出效果,渐渐这些人才就没落消失了。

    在网路资源流通的年代,是危机,也是转机

    当网路资源流通快速,进步就成了相对论,不是一个绝对值;你没进步,就是退步。台剧上了网路平台,与之竞争的是陆剧、韩剧、日剧、美剧,消费者是很直观的在选择戏剧,点开看10分钟,内容不吸引消费者,就直接选择其他更优质的戏剧,非常现实。

    中国大陆网路媒体爱奇艺预估到2016年底开始,用户终端将由智能电视及网路机顶盒占去大半江山,从而用户的收看习惯又将让戏剧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  当中国大陆电视全面卫星化,电视台买家为王的现象便会翻转,加上一剧一星的风向,即使现在中国大陆网路媒体自製剧品质仍参差不齐,为了製造话题吸引眼球,雷剧狗血剧仍旧很多,环境不算良善。但面对未来收视习惯必然的转变,台湾团队若能以打群战的方式,团结一心组队参加,用较多的资源,培养台湾的人才,在网路平台製作出优质内容的新剧,未尝不是杀出新血路的方式.

    过去已矣,来者可追,只要开始,永不嫌晚。


  • 相关新闻